爬墙小螃蟹

这儿螃蟹,初来乍到,请多关照。啥也不会,职业白嫖。画文双修,不存在的。开学暂退,开始白嫖(ntm)
#原耽
秀家:渣反天官魔道
P大:杀破狼
凹凸半退

⚠️bl﹥ gl ﹥bg

争取年更(什么)我每更一回就差不多要再过五百年才能冒泡了)慎关
(应该没啥了)

【安雷】你这人怎么这样!?



☆严重ooc,文不对题

☆是我流的黑安雷and现设安雷

☆我不管,黑安雷也要有爱

☆安雷冷战进行中,分床睡

☆可以赶紧散了,看什么看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
“我靠,什么情况。”

雷狮震惊地望着旁边一身黑的“安迷修”,可是雷狮是谁,是那种会被吓到的人吗?在短暂惊讶后,他十分镇定地说
“我不是说了吗,你给我滚回你房间睡”

可雷狮的喊声丝毫没有影响到睡在被子里的“安迷修”,雷狮嘴角抽了抽,温柔的撩起被子里“安迷修”的不同于平常的一丝银发,在他的耳边“轻轻”地喊到:

“安迷修!给老子起来!”

“嗯……怎么了Ray……”“安迷修”揉了揉自己眼睛,然后突然压到了雷狮,说道。

“一早上精神真好啊小猫咪。”“安迷修”眼睛都没睁开,就边说着边啃起了雷狮的脖子。

“我靠安迷修你大早上发什么神经,嘶——”雷狮使劲地去推开“安迷修”。

当他抬起头眼睛和“安迷修”对视到一起时,两人一起推开了对方。

“什么情况!?”

啊,真是阳光明媚的早晨啊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安迷修你给我出来!”雷狮一边用脚踹开安迷修的房门,一边还要推开对自己眼睛打主意的Anmicius,自从打听出他的名字后,这家伙就一直缠着自己。


“雷狮你眼睛像宝石一样……好想挖下来啊…………”Anmicius捧着雷狮的脸,细细摸着他的眼角说道。


“你给我滚开!安迷修你给我起来!”雷狮一把掀起盖在安迷修身上的被子,喊到。但是当安迷修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,雷狮看到他和一个银头发的青年抱在一起的时候,顿时感觉自己头顶上有一片青青草原在风中凌乱。

“嘿呦,厉害了啊安迷修!!?”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安迷修在没了被子后很快就醒了,当他看到怀里的“雷狮”时惊喜的很,可刚想开口却感到一股寒气从背后习来,

“谁!”

安迷修起身正气凛然地挡在“雷狮”前面,可看到面前真正雷狮时,却一阵懵逼

“卧槽!!???”

安迷修至今还记得那时的恐惧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这这这这这这…………”

被安迷修尖叫吵醒的银发少年慢慢起身,他长着雷狮一样的脸,却没平时的猖狂和不羁,眼睛也不是像星辰般的紫色,而是以黑色为底的红瞳,眼底还有一丝说不透的懒散。

“Anmicius?”银发青年抬起头,揉了揉他那双红黑的眼睛,拉了拉呆在一边安迷修的衣角,飘飘地问到。
在场的其余三人:“…………??”


“安迷修,这是什么情况。”
“我也想知道啊。”两个同色不同的人慢慢靠到一起窃窃私语。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Ray,你怎么在这啊”Anmicius笑着去抚摸Ray的银发,Ray没有回答,面无表情地将双臂搭在Anmicius肩上,和他交换了个湿漉漉的法式接吻。啧啧的水声,在整个屋里回荡,在场的另外两位感到了比刚刚更多的尴尬。这可把我们的纯情安哥刺激坏了,脸红得就差冒烟了,当然雷狮毫
不害羞(甚至想打哈欠)。

安迷修看这状况越来越不对劲,Anmicius已经把Ray推倒在床上,开始扒他的衣服了。

“等下,你们什么情况。”雷狮看安迷修眼睛不知道往哪看,脸红得快滴血了,便先开了口(要不然他还想继续看下去),

“嗯?”还压在Ray身上的Anmicius终于关注到了屋里还有另外两个人,在Ray病态白的脖子上使劲啃了几下,看到上面因啃咬而开始冒滴滴鲜血时,满意地舔了舔嘴角,把Ray抱到大腿上,搂住他的纤细的腰,头都没抬一个,就盯Ray回应到: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……我日”
安迷修和雷狮一起捂住了自己的双眼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所以说……你一醒来就出现在安迷修床上了?”雷狮抱这双臂靠在沙发上,像捉/奸现场似的询问到坐在Anmicius腿上的Ray,被询问的一方却似没有任何心情波动,垂着眼帘什么也不说,静静地坐在Anmicius的腿上。他似乎也不在乎自己敞开的衣领里的星星痕迹,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,面无表情地坐在Anmicius怀里。

“啥玩意啊。”
雷狮至今记得当时的尴尬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你意思是你们是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的?”全场唯一头脑清醒的安迷修终于问出了点有用的,企图在不去看面前的那对腻腻歪歪的苟男男的前提下搞清楚状况。

“对啊。”Anmicius一把一把地顺着怀里Ray的银发,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

安迷修扶额表示这狗血的设定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“喂!那边的,不要顶这我的脸做出这个表情啊!”围观的雷狮实在看不下去了,指着Anmicius抱着,一脸乖巧的Ray说道。

可是我觉得完全ojbk。安迷修心想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好了好了,你们想问的也该问完了吧?该我问了吧?”一直摸Ray头发的Anmicius也终于停了下来,认真了起来。

“在这个世界的我是干什么的?这个世界有什么‘规则’?以及…………”Anmicius依次问到,还在关键的地方买了关子,“雷狮你眼睛挺好看,给我个好不好?”

“我劝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。”安迷修伸出手挡在雷狮和Anmicius之间。

“别那么紧张嘛,这个世界的我”Anmicius毫不在意安迷修的敌意,漫不经心地说到,“反正雷狮他有两个眼睛,给我一个还剩一个呢,对吧Ray?”Anmicius自顾自地去问一动不动的Ray,毫不在乎眼前狠不得直接上来揍自己一顿的安迷修。

“嗯。”Ray嘴都没张开,从喉咙中硬生生挤出一个字回应道。

“你!”安迷修想上去直接给Anmicius一拳,却被一脸看戏的雷狮给拉住了。

“喂喂,你们这样上来直接讨论我的眼睛问过我这个当事人的感受吗?”雷狮看这两个安迷修都快打起来了,再次开口,“你们两个先给我分开,看着真不爽”
说着指了指粘在一起的Ray和Anmicius。

“不行哦雷狮,你眼睛挺好看,可脾气可真的坏,你没权利让我和Ray分开,哪怕是肉体层面上。”Anmicius振振有词地反驳到,手又在Ray腰上不安分地动。

我可以告他白日宣//淫吗
安迷修和雷狮再一次无比默契地想道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“哦,这样啊,这个世界的我是个公司的老板?”Anmicius指了指安迷修,问到。
“嗯。”安迷修虽然不想回答他,但出于礼貌,还是回应道。“那你不应该很忙?你现在看起来挺悠闲?”Anmicius又问道。
“最近几天他们公司放假。”雷狮接下Anmicius的话,帮安迷修回答道。
“这样啊,我要去给Ray买几件衣服,那你们就在你们家待着吧。”

安迷修和雷狮对视了一秒,点了点头,一起对Anmicius说到:“我们一起去。”谁也不愿意一个顶着自己脸的做出严重ooc的人出现在大街上,到那时自己的伟大形象肯定会在别人眼里崩塌的。

“好啊,这是你们说的。”Anmicius丝毫不建议,耸耸肩说道,嘴角却微微上扬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
“这……就是你买衣服的地方……?”雷狮指了指店名,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神tm情//趣用品店啊!!?!

“对啊。”Anmicius悠然自得地回答到,笑盈盈的把双臂搭在Ray的肩上,“你要不也选几件?”他眨巴眨巴红黑的眼睛不怀好意的说道。

这人脑子里除了sex还有什么啊!?

当事人不愿透露名字的雷某和安某某表示,当时现场弥漫着一股R18 和 哇这人好可怕 混合的古怪气氛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爱情虽然可以让安迷修和雷狮飙黄段子,但不能让他直直走进情//趣用品店,雷狮到是无所谓,可是他看到安迷修脸红的一批时,他决定……我一定要把安迷修一起拽进去!!

所以Anmicius看到了诡异的一幕,雷狮一把扯过安迷修,使个劲地把他往里面拖,安迷修则表示:这样不好!不行不行!雅蠛蝶!!再不放手我喊人啦!

雷狮拦住安迷修往大街上迈的腿表示:你害羞什么劲,跟你雷哥进去浪!


整得像西游记里唐僧被妖精抢吻了一样。

据当事人Anmicius透露:“当时的场面一片混乱。”


终于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后,Anmicius在雷狮和安迷修扭打在一起的背景下买好了“衣服”,哼着不成曲的调调,抱着Ray回去了。当安迷修和雷狮反应过来时,Anmicius都走远了。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到了“一看就知道Anmicius和Ray一定会发生点什么”的晚上,Anmicius不辜众望的拿着装衣服的袋子,拉着一脸习惯了的Ray走进了主卧。

安迷修表示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的按照主客礼仪拉着雷狮走向另外的小房间,并且热心地为Anmicius和Ray关上了门。

“那个,雷狮……之前的事是我不好,别生气了……”安迷修贴在雷狮耳边轻声道歉,不想和雷狮继续冷战。

“你是指下午的时候你死活不肯进情//趣用品店?”雷狮笑着调侃道,眼里的星辰像是要流出来了一般。

“都算我错。”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睛入了神,不经大脑的思考,直接拦下了所以错误。

我还是修行不够啊。安迷修一边吻雷狮一边想到。

tbc.

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

螃蟹的碎碎念:
我的天我终于写出来了!也不知道有没有撞,反正我一直很想写这个梗!写死我了!!之后会有篇后续!大概在等几个月(什么)

感谢你看到这!

【安雷】ABO车

啊啊啊,之前的好像被屏蔽了??,那我弄个链接,不知道蓝不蓝,不蓝就转评论区。是和她一起写的→@残月小可爱 

https://m.weibo.cn/3989327053/4144039253653748